弘扬潮汕文化,展示潮人风采!                                                 潮人文化微博
    
 
潮人邮箱  潮汕天气 RSS订阅 资讯通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从以“铺”量路说到古代邮驿

时间:2016-05-21 12:28:04 来源:潮州日报 作者:陈放

许多外地朋友常常问:为什么潮州话那么奇怪,将“铺”作为量词使用,面对十华里(五公里)的路,不说“十里”或“五公里”,偏偏称为“一‘铺’路”呢?要解释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这得从邮驿讲起。邮驿也称驿传。早在公元前558年-前486年,古波斯就建立有急使信差传邮的邮政驿站,当时人们称其为“接力邮政”。中国的邮驿源远流长,古代的驿置是以递送文书为主的组织,但以传递紧急而重要的公文为限,其传递方法以轻车快马为主。中国邮政徽志,就是一幅线描的画,画着一个骑着快马飞奔的信使。“折花逢驿使,寄予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这是南朝刘宋陆凯从江南寄赠梅花给居住在长安的好友范晔的一首诗。诗中的“驿使”,就是驿站的信使。

在商代甲骨文中,已有边疆的通信兵——“僖”传递军情的记载; 商代最早的军事通信方式是击鼓传声。到了纣王时,才有了使用烽火的记载。从西周开始,中国的通信组织不断完善,逐渐形成了以烽火为主的早期声光通信系统和以步行乘车为主的邮传通信系统。

周代战争频繁,军事通信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阴符与阴书即为古代最早的密信。节是我国古代使用的一种用以传达命令、调兵遣使的凭证。周代有龙、虎、人、符、玺、旌六节,后逐渐简化为一种路节,供使者或商人途中使用。也许你看过郭沫若创作的话剧《虎符》,讲的就是春秋战国时期”围魏救赵“故事,剧情围绕战争中的密信虎符展开了情节。

秦王朝的建立,使通信方式发生了一种革命性的转变,这就是由过去的以专使通信为主改为以接力通信为主,主要通信机构为邮亭。驿置和邮亭是汉代主要的通信组织。驿置是汉代递送文书的通信组织,但以传递紧急而重要的公文为限。传递方法以轻车快马为主,在交通干线上,每隔30里左右设立一“置”。东汉以后,“置”也逐渐改称“驿”或“驿置”。到了隋初,邮驿机构称为驿传,隶属兵部,唐代改属驾部;宋代大致沿用唐代的方法,另增设急递铺,专门办理紧急军邮。宋代邮驿组织通信的基本原则是“计程责限”和“依限传送”。宋代主管邮驿的机关有二:一为兵部,一为枢密院。宋代用于通信的还有递铺,可分为三种,即:步递、马递和急脚递。在宋代,凡是交急脚递或马递传送的文书,当着官员面实封装入筒内(有些类似今天寄快递时的做法),叫做“实封入递”。北宋时,递铺的基本限程分四种:二百里、三百里、四百里、五百里。始设于宋神宗时金字牌急脚递,是为军事需要服务的。金字牌是一种通信檄牌,“牌长尺余”,木制,“朱漆刻的金字”,上刻“御前文字,不得入铺”,其传递速度快于一般急脚递。藉此,我们对演义小说《说岳全传》和戏剧《风波亭》中“宋高宗十二道金牌召回岳元帅”的情节便有了感性的理解。

元朝因袭旧制,由兵部管理驿站;同时元政府又在中央设立了专门机构——通政院,管辖全国驿站。元代驿站是以路(府、州)为枢纽设置的。元代专门传送官方普通文书的组织是急递铺。

明代中央管理邮驿的机关为兵部车驾清吏司。除了兵部外,还有一个与邮驿有密切关系的机构,即通政司。明代洪武年间创建的明驿是从正驿名、开驿路、恤邮传、定驿制、严法纪、惩贪官等方面着手的。明代的急递铺网路以县(州)前总铺为中心,向四方辐射,逐铺相接,形成遍布全国的递铺网路,并与水马驿站相衔接。明代在地方上,邮驿受布政使与按察使双重领导,而以按察使为主。

清代的邮驿,由驿、站、塘、台、所、铺六种组织构成,统称邮驿。为实现更高的传递效率,清政府对邮驿进行了一系列的变革和改造,首先是“裁驿丞,归州县”。我们经常可以从潮剧或其他戏曲中听到“驿丞”这么一个小官吏,民间也有“驿丞清街道”一类俗语,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时代背景。至今澄海一带老辈人称“公路”为“军路”,推理起来应该缘于“古代驿递军事信息通道”的余绪。

据专家考证:清代邮驿的设置较前朝更为普遍,由近2000个驿站、7万多驿夫和14000多个递铺、4万多名铺兵组成的清代全国邮驿组织,规模庞大,星罗棋布,网路纵横,无论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朝代。在清代,“马上飞递”的出现,使驿站从间接地为通信使者服务到直接地承担通信事务接受并传递紧急文书,从而使驿的功能发生了重大变化。

清代官方的两大通信系统,一个是以“驿”为主体的驿递通信系统;另一个是以“铺”为主体的步递通信系统。周朝时的邮驿,每隔34里设有一个驿站。到了清代,驿递的设置与时俱进,清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说:“今时十里一铺,设卒以递公文。”就是说每十里设一邮亭。两广以四十里为一铺,福建以十里为一铺,潮汕地区与福建所称的相同,十里为一铺,因此有了本文开头关于潮州话中将“铺”作为量词使用的话题。至今,潮安的腾福铺、铁铺、铺头埔,塘铺(云步),澄海的白沙铺(今莲花镇的碧砂村)……诸多村名还保留着驿递通信系统中步递的最基层构成——“铺”的称谓。

陈庆甲的《金陵记事诗》中写道:“剩瓦颓垣驿路斜,文书一骑来去赊。封头紧急加云马,心煞当差疏附衙”。这是对驿差的生动写照。潮州话中的一句俗语“磨死(驿)铺马”,便是对古代驿铺(急递铺)骑马信差职业生涯的简洁描述。

从以“铺”量路说到古代邮驿,限于笔者学识浅陋,只能简略地综述到此,有请方家指正。

 



 

您是本文第位读者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赞助商链接
栏目更新

关于我们 - 隐私条款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潮人邮箱 - 潮人百科 - 电子杂志订阅 - 捐助我们 - 投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