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潮汕文化,展示潮人风采!                                                 潮人文化微博
    
 
潮人邮箱  潮汕天气 RSS订阅 资讯通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潮汕“海丝”文化特质探析

时间:2016-06-05 12:48:42 来源:潮州日报 作者:陈友义

文化特质就是组成文化的能够发挥一定功能的文化元素,是一种文化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区别于他文化的内在规定性。潮汕“海丝”文化缘起、发展于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的海上丝绸之路,记录了潮汕先民战天斗海、开疆拓洋的艰辛历程,凝聚着冒险、开拓、拼搏、开放的潮人精神,具有鲜明的文化特质。

一、开放性

开放是文化的一大特质。相比较而言,大陆文化封闭而海洋文化较为开放;农业文化封闭而工商业文化较为开放。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是一条海上商业贸易之路,是一条文化交流之路,是积极主动走出去、引进来的开放之路。

15世纪开始的新航路开辟,欧洲人开启了一个开拓世界市场的大浪潮,强有力地推动着世界从古代封闭社会转变为近代开放社会,古老的中国不可避免地被卷入这一浪潮。明清两朝初期,尽管统治者都实行海禁政策,但开放的世界浪潮难以逆抗,因而随后都及时调整政策,开海禁,通商贸,尽管很不情愿,无可奈何。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潮汕,在通往东亚、东南亚、南亚、非洲的海洋航线上,与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有着密切的经济文化交往。通商行文的潮汕人,把丰富的瓷器、茶叶等物产和风情万种的文化推销出去,把异邦物产和异国文化带了进来。从交流的主体看,走出去的潮汕人,面对浩瀚大海,随风浪无涯地漂泊,本身就需要广阔的胸襟,加之他们为了海上交通活动的需要,为了适应各种环境的需要,经常要在异国他乡生活几个月,甚至数年之久,他们的文化接触面比较广。在海上奔波的潮汕人,能够亲身接触形形式式的异质文化。这种生活经历使他们产生了广采博纳的动机,使他们对海上交通活动中耳濡目染的事实直接进行辨析加工,直接接受相关的文化信息,进而融入本族群的文化,从而加重加厚了以海洋文化、商贸文化、港口文化、华侨文化为主体的潮汕“海丝”文化。同时,不少外国商人、传教士、文化使者纷纷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东来,踏上潮汕,把他们独具特色的异域文化,包括语言文字、服饰礼仪、饮食习惯、建筑风格、宗教信仰等带到潮汕。在长期的接触与磨合过程,形成了潮汕人积极主动接受异域文化的开放襟怀和风格。

“南澳一号”是一艘满载外运瓷器的明朝万历商船。当年这艘商船沿着开放的海上丝绸之路,顺着世界开放之浪潮,带着冲动,冒着风险,撞击海禁之坚门,不幸遇难,触礁沉没。“南澳I号”是悲哀的,也是壮烈的,但又是勇敢的。它破禁求放,显示着对开放的强烈追求,对交流的积极参与,是潮汕“海丝”文化开放特质的代表。

潮汕的商埠文化、红头船文化、港口文化、瓷器文化、侨批文化等,都与大海结缘,都非常活跃,十分奔放,无不鲜活地体现着潮汕“海丝”文化的开放特质。

二、兼容性

不相容或相异的文化在经过抗据与冲突之后,逐渐进入相对稳定的时空内,通过各种文化的相互渗透、互补和共生,从而构成文化内部的结构张力,这就是文化的兼容,也称文化整合。兼容性是文化的又一大特质。不同文化的兼容性会因类型、构成、形式的差异而存在一定的差异。传统的农耕文化兼容性就相对弱些,而封闭性、排他性相对强些。

文化的兼容实质上是异质文化重新组合的过程,当然整合后新的文化中保留各种文化成分的多少取决于各种文化的势能高低。原来渊源不同、性质不同以及目标取向不同的文化(最关键的是文化价值取向的不同),经过相互接近与冲撞,彼此协调接纳,它们的内容与形式、性质与功能以及价值取向等为适应现实社会的需要不断进行修正,逐渐变化、融合,从而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文化体系,这种整合兼容是一个有机的动态过程。

以商贸文化、海洋文化、港口文化、华侨文化等主体的潮汕“海丝”文化,实质上就是潮汕传统的本土文化与各种外来文化相容、整合、融汇贯通而形成的。唐朝之后,尤其是郑和下西洋之后的明清时期,一直到近代汕头开埠,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商人、使节、僧侣,沿着海路东来,带来了语言文字、图书文物、服饰礼仪、宗教信仰等文化载体与文化信息,在潮汕大地安营扎寨,广为传播,更是与本土文化相互融合,开花结果,“生儿育女”。

始建于1910年的澄海陈慈黉故居,占地25400平方米,建筑面积16500平方米,主要由“郎中第”、“寿康第”、“慈居室”和“三庐”书斋4座第宅组成,共有大小厅房506间,是潮汕乃至全国解放前稀有的华侨住宅建筑群,堪称“岭南第一侨宅”。陈慈黉故居的装饰,无论是圆体的支柱,还是附着墙上的的支柱,都采用西式花柱头;圆形和拱形的西式窗与方形的中国式门窗相得益彰;饰纹有的是采用潮汕式的、以贝灰为材料的灰塑,有的是以西方石膏为材料的塑造手法;装饰花纹既有潮式的花鸟图案与寓意,又有西式的几何图形与意念,在某些通廊石柱梁上的花纹中,干脆刻上英文字母“ABC”,这是最明显的中西渗透的直接表现……陈慈黉故居既有潮汕民宅的古朴民风和中国皇室的富丽堂皇,又有西方建筑的古典崇高,中西合璧,洋为中用,蔚为壮观,是潮汕“海丝”文化的标志,也是潮汕“海丝”文化兼容性特质的代表。

南澳作为一个重要的贸易港口,一个繁忙的交通要道,实现的文化交流与兼容也是非常可观的。南澳岛上的街头巷尾、鱼市、商店,仍通行与国际接轨的“公斤制”,并自古至今顽强地坚持着,这与南澳在古代潮州沿海对外贸易中无可比拟的重要地位不无关系。这确实就是一种明显的文化兼容,是潮汕“海丝”文化兼容性特质的体现。

潮汕的其他文化遗产,无不反映着外来文化与潮汕本土文化融合的成功,彰显着潮汕“海丝”文化的兼容特质。

三、冒险性

中国古代文化属于大陆文化、农业文化,造就了古代中国人安土重迁,封闭保守,缺乏冒险精神。而处于南中国海的潮汕人,很早就与大海结缘,“耕三渔七”,勇于向大海索取生活资料。明清时期的潮汕人,特别是海盗海商,甘冒风险,向海洋进发,发展海上交通,进行国际贸易,开展文化交流。虽然经常遭遇狂风暴雨,不少人葬身鱼腹,但在奋发图强和富有冒险精神潮汕人的面前,大海不但没有成为潮汕人的障碍,反而成为潮汕人征服的对象。他们气矜而凌人,“出没巨浸,与风涛争顷刻之生”,敢于“黩货而蹈险”,倾其一切财货、乃至生命而作商业冒险。潮汕人敢于冒险、勇于拼搏的精神,是海洋文化所具有的特性,在沟通中外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起了重要作用。

承载大批青花瓷器向外运送而沉没于三点金附近海域的“南澳一号”、勇立潮头的红头船等等,充分有力地表明,历史上的潮汕人,冒着生命危险,勇于冲破种种海禁政策。他们的勇气、意志和冒险精神在以保守著称的古代中国农耕社会里,无疑是出类拔萃的,即便在同时期的西方也是令人惊叹的。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在阐述“潮人善经商”时精辟地指出:“尤不可及者为商业冒险进行之精神。其赢而入,一遇眼光所达之点,辄悉投其资于中,万一失败,犹足自立,一旦胜利,倍蓰其赢,而商业之挥斥乃益。”冒险性无疑是潮汕“海丝”文化的一大特质。

四、互动性

文化是流动的,流动是双向的。文化传出去,文化也引入来,互相往来,相互补充,相得益彰。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外文化,尤如大海,潮起潮落,永不停息。人的流动是文化传播最直接、最有效的形式和途径;人的流动,就意味着文化的流动。“人是观念、信息、文化的载体。当人迁移流动时,不论是迁移流动的个体,还是群体,所具有的各种文化特征,所遵循的文化模式、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生产生活方式,毫不例外地随之而移动。以生活方式为例,生活方式以人为载体,个人有个人的生活方式,群体有群体的生活方式,因此人口迁移的同时也迁移了他们的生活方式。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等也同样如此。”

借助海上丝绸之路,潮汕人积极善意地将中华民族文化以及潮汕文化向海外传播。信仰崇拜方面,明嘉靖时,潮人翁万达三任兵部尚书,在北方筑长城,回家乡修水利,其偶像被潮人带到泰国奉为“翁勇大帝”,又称“英勇大帝”,仅在泰国就立庙百所以上;“护国庇民”的三山国王,从潮汕传到东南亚国家与地区,为东南亚人民所敬拜;由潮阳和平人马贵德等创立、原本在潮汕民间流传的德教,传入东南亚地区。文化艺术方面,潮剧在泰国等地广受民众的欢迎。风俗习惯方面,“营老爷”习俗在马来西亚新山市十分盛行,100多万人口的新山市,每逢“营老爷”,竟有三、四十万人参加,而且该俗成为马来西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潮汕“出花园”习俗在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十分流传;工夫茶等饮食习俗深受东南亚人民的喜爱……潮汕文化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有效地向外传播。与此同时,海外文化也循着海上丝绸之路东来,传入潮汕各地。天主教、基督新教、泰国佛教率先在潮汕登陆;泰语、马来语、英语等外来语,融入潮汕话之中……中外文化因海上丝绸之路而相互传播,交辉相映,汇成庞大的“海丝”文化,大大增强了潮汕“海丝”文化的互动特质。

五、祖根意识

历史上的潮汕,人多地少,民众因生活艰辛而被迫向海外移民。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与发展,为潮汕人“过番”出国提供了有利条件。移民之地尤以海外交通之重地东南亚诸国居多。目前,潮汕在海外的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1000多万人,遍布世界近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以致有“海外一个潮汕,海内一个潮汕,本土一个潮汕”之说。

“过番”的潮汕人,在潮汕原族居住的时候,就深受中华文化的熏陶,已从心理上、文化上、精神上高度认同故土文化之根。他们对于中华文化的种种形态、结构非常熟悉,可以说,本土的文化已在他们的意识及其对后代的培养教育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尤其是对于其中的家族文化,如家族组织、祠堂、祭祖、族谱、亲属以及儒家的伦理道德观念、辈份观念、家族观念、祖宗崇拜等都已融入他们的血液里。因而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其家族制度、聚落方式、方言文字、宗教信仰、民间习俗、文学艺术,乃至社会心态和文化性格,都和祖地保持基本的同一性。这种文化渊源犹如一根无形的纤绳,系住了移民的游子之心,形成强烈的祖根意识,使移民和祖地千百年来一直保持着极为密切的血缘与文化联系。祖根意识是潮汕移民的一个文化情结,它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落叶归根,念念不忘回归祖地或殁后“灵魂”返乡,一有机会千方百计回来拜谒祖先或遣子孙成其愿。二是关心家庭、家族和同乡,在外互相帮扶、同舟共济。三是热心祖地的公益事业,不断把积累捐赠给家乡兴学办福利。四是回乡办实业,支持家乡建设。这种良好的传统习惯至今仍是潮汕经济、社会兴盛的因素之一。祖根意识无疑是潮汕“海丝”文化又一显著特质。



 

您是本文第位读者

关于我们 - 隐私条款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潮人邮箱 - 潮人百科 - 电子杂志订阅 - 捐助我们 - 投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