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潮汕文化,展示潮人风采!                                                 潮人文化微博
    
 
潮人邮箱  潮汕天气 RSS订阅 资讯通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潮州人民抗战史话

时间:2016-07-03 19:59:46 来源:潮州日报 作者:吴和群

在抗战时期,潮州市所辖的区域,为潮安县(其区域为今湘桥区以及今潮安区剔除凤凰镇以外的地区)和饶平县(其区域为今饶平县加上今潮安区凤凰镇和今汕头市澄海区隆都镇),同隶属于当时的广东省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凭其武器装备及军事实力上的优势,扬言3个月内征服中国。1939年6月,日军攻占潮安县城,随后,潮安县除北部山区外,先后沦陷。1940年7月,日军占领饶平县海山岛,开始对海山岛长达5年的统治,并以此为基地,骚扰饶平沿海村庄。

一、日军入侵潮州罪行

日军占领潮安后,在庵埠、潮州城分别设立“澄庵警备司令部”和“潮州警备司令部”。“潮州警备司令部”下辖4个中队和山炮、工兵各1个小队,约600人。首任司令为毛利大佐。从1937年9月9日第一次轰炸潮安开始,至1945年8月投降止,日本军队在潮州的侵略行动,主要有:

(一)狂轰滥炸。

1937年9月9日下午3时,3架日机第一次轰炸潮州城,共投弹6枚,造成城内人心惶惶。此后,日机轰炸次数逐渐增多。到1938年6月21日,日军占领南澳岛后,在南澳建造了简易机场,日机几乎天天出动。据记载,1937年9月至1939年底,日机共在潮安投弹425枚,炸死43人,炸伤97人,炸毁房屋134间。

日军占领潮州后,日机经常对国统区和缓冲区进行轰炸。最严重的有两次:①1939年10月5日,2架日军飞机于上午轰炸饶平一中及新饶小学,炸死2人。随后飞临浮山上空,日机在正值圩日、人山人海的圩场中央投下2弹后向人群密集扫射。这次被炸死200多人,伤120人,事后有18具尸体无人认领,被集中埋葬于钟处岭山脚下。②1943年6月24日,4架日机轰炸当时国民党潮安县党部和县政府所在地潮安三区(今潮安区文祠镇、归湖镇、赤凤镇以及湘桥区意溪镇),并投掷燃烧弹20余枚,烧毁战时商户用于临时经商的竹木篷屋600多间,烧死100多人,伤者不计其数。

(二)烧杀淫抢。

1939年6月24日,日军在庵埠与国民党守军激战,守军撤退后日军迁怒于附近群众,一天之内杀害170多人。1940年1月2日,日军出动1000多人进犯枫溪西塘村,遭到国民党守军和当地乡民的顽强回击。激战3昼夜,日军死伤数百人。5日,日军败退,迁怒于沿途村庄,西塘、竹围等乡,无辜百姓被杀54人,炸死48人,烧死5人,伤51人。1941年2月20日清晨,日军突袭顶湖山附近的龙翔寨,村里71人逃走不及,61人被杀,10人重伤,104间房屋被烧毁。8月10日凌晨4时,日军进犯潮汕铁路西侧浮洋仙庭一带,4天时间共烧毁8个村1300余间民房,杀害民众54人。据1951年潮安县委的调查,沦陷期间,潮安县城关镇、一区、二区、四区、六区、七区、八区和九区被日军强奸的妇女达2897人。

日军为了达到其军事目的,不惜违反国际公约施放毒气,造成国民党部队和民众大量伤亡。1940年3月5日,为尽快打通汕头至潮安铁路线,驻汕日军粤东派遣军司令部派出驻汕日军2000多人,从庵埠出发,沿铁路线北上,向潮州进军。8日晨,日军在陇美村发射了几百发毒气弹,时刮东南风,冯厝、蔡厝等村中毒群众达2万多人。中午,日军攻占凤塘村,纵火烧毁房屋200余间,祠堂5座,残杀群众10余人。9日凌晨,日军占领了枫溪、西塘一带,西塘村房屋600多间被烧毁三分之二,村里青壮年都逃光,留下的老少50多人,全被杀死。枫溪镇内734人被杀害,数百间房屋被烧毁。白塔村被烧毁房屋281间,8人被烧死。

1940年7月23日,驻南澳日、伪军攻占饶平县海山岛,海山沦陷。日军在此设立饶平县伪政府和“闽粤绥靖总司令海山办事处”。从1940年至1942年3年间,日、伪军强迫民工先后在岛上修筑8处炮楼和工事。15岁以上男丁由各保派工拉夫,轻则被毒打,重则被监禁和捕杀。日、伪军还奸淫妇女,坏事做尽。1942年,日、伪军以海山汛洲百姓与外界串通为由,劫其货轮,并于6月、10月、11月三次血洗汛洲村。仅当年11月1日,全村被烧毁房屋281间,被拆毁13间,村民被杀5人,妇女被强奸6人,全村财物被洗劫后纵火焚烧。日、伪统治海山5年间,烧毁渔船349艘,烧毁、拆毁民房601间,杀死162人,强奸妇女123人。

南澳岛、海山岛失陷后,日本军队开始骚扰饶平沿海地区。从1939年底至1945年日本投降期间,日、伪军24次入侵沿海地区28个村庄。特别是1941年7月发生的“辛巳大洗劫”非常惨烈。当时,日军厚地部集结大批舰艇于海山、汛洲之间的东石小门港,并从东西两个方向进犯黄冈镇。日军此次行动,将黄冈镇内千家商户物品洗劫一空,与其他地方抢劫的物品,一并强迫民工日夜抢运。7月11日撤出黄冈时,又沿街纵火,烧毁丁未路商铺37间。此次饶南各地被杀民众100人,被抢物资无法计算。

(三)掠夺经济。

抗战初期,日军发行“军用手票”,以此作为支配占领地经济的一种手段。后来汪精卫伪国民政府成立中央储备银行,发行“储备券”,对沦陷区进行经济掠夺。1940年,庵埠镇的“维持铜币委员会”发行“庵埠铜币流通券”,搜刮铜币。在潮州,市场物资主要为日本“三井”、“三菱”、“拓南”几家洋行所操纵,他们在潮州城设立办事机构,控制粮食、油盐、煤油、火柴等重要物资。1943年大饥荒,粮食受他们控制,使饥荒更加严重,加上日军封锁,邻近地区和东南亚国家的粮食不能运入,沦陷区民众大量饿死,潮安民众病饿死者达5万多人。

二、日军入侵潮州危害

日本侵略者给潮州带来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浩劫,其影响深入到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等各个领域。

(一)全市人口数量急剧减少。

1938年,潮安、饶平两县人口为1259003人,1946年减少至981236人。特别是潮安县,1938年,潮安县人口为846697人 ,1946年,全县只剩下626336人,八年时间减少22万人。主要原因是日军入侵,大量人口逃往内地和东南亚国家,以及1943年饥荒、瘟疫、日军经济封锁导致人口大量死亡。据统计,全市直接伤亡21569人(其中直接死亡12850人,受伤1479人,失踪7240人),间接死亡(饿、病死)52788人,难民17715人,劳工7855人。

(二)传统产业遭受毁灭性打击。

民国前期,潮州民族工业开始萌芽,至民国25年(1936年),潮州城区共有私营工业企业24家,还有众多的手工作坊,如雨伞、纺织、陶瓷、抽纱、潮绣、食品、烟丝、竹艺、五金等,从业人员达4.3万人。潮州城沦陷后,大部分工厂和规模较大的手工业作坊疏散到韩江上游的兴梅地区,只剩下部分手工业作坊,城区百业凋零,一片萧条。抗战初期,潮安有商号约5000余家,其中潮州城约3000家,营业资本县城每家约2000大洋元,其他每家约1200大洋元。年贸易额约7000万大洋元。以每家损失236元计算,损失共计1180000元。

(三)交通等基础设施陷入瘫痪。

清光绪32年(1906年),潮汕铁路竣工。至民国26年(1937年),安揭、护堤、安凤、安丰、安东、复兴等公路相继筑成,韩江水运客货小汽轮投入使用,潮州的交通状况大为改变。沦陷后,随着日军入侵深入,所有铁路、公路全部破坏。抗战前及抗战初期,汫洲、柘林海上航运业有较大发展,自从日军占据南澳、海山后,对海面实行全面封锁,汫洲、柘林木帆船货运基本被阻断。从1939年至1940年间,航行于香港、台湾、汕头等航线的货船经常被日军截击,船只、货物被劫,人员被杀害。单是海山、汫洲两镇,被截劫的船只共50艘,船工被杀害106人。

(四)农业、渔业生产损失惨重。

在潮安,日军切断国统区与沦陷区的联系,挖封锁沟、辟无人区,占用大量良田,粮食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在饶平,日军占领海山岛之后,封锁饶平沿海,不准渔民出海作业,渔业生产基本停顿,渔民生活无着,只好外出谋生。饶平县仅于1938年至1942年间付出的各项迁移费、防空设备费、疏散费、救济费等达37532元。

三、潮州人民英勇抗日

日军入侵潮州之后,潮州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年的民族精神和抗战意识萌发较早,斗志较高。在中国共产党潮州地方组织的领导下,潮州人民群众开展了顽强卓越的抗日斗争,主要的方式和举措有几个方面:

(一)青年抗日救亡运动。

早在1936年10月,驻香港的中共中央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派李平来潮汕开展抗日救亡工作,恢复和重建党的组织。李平抵潮汕后,在学校进步师生中秘密组织抗日义勇军,吸收党员,并于1937年成立中共韩江工委。同年12月,潮汕中心县委成立,李平任书记。潮安县方面,1937年9月,在中共韩江工委的领导下,建立了抗战时期潮安第一个党支部——职工支部,至1939年3月,成立中共潮安县委员会,县委书记谢南石,下辖4个区委、37个支部,党员496名。饶平县方面,1938年上半年起,先后成立中国共产党茂芝支部、隆都支部、凤凰支部等。潮属、饶属各地的党支部成立后,随着抗日救亡运动的深入开展,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都有力地领导当地民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8月21日,潮安青年救亡同志会(简称“青救会”)成立,选出以钟骞为首的第一届理事会,至1937年底,全县“青救会”会员迅速发展至三四百人。饶平县城三饶镇以及黄冈、钱东,也于1938 年 1月分别成立了“青救会”。同月,潮安“青救会”改称潮安青年抗敌同志会(简称“青抗会”),带动和指导了“潮安妇女抗敌同志会”、“潮安学生救国联合会”等群众组织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各地的“青抗会”都由中共组织直接领导。至1939年6月潮州城沦陷前,全县“青抗会”会员增至四五千人,会员有学生、知识青年、教师和工人、农民、家庭妇女等。各地青抗会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①成立宣传队。青抗会通过成立宣传队,用灵活多样的宣传形式,如广播、演抗日话剧、教唱抗日歌曲、墙报、漫画、读书会、革命讲座等形式,在城乡广泛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②举办民校、夜校、识字小组等。“青抗会”通过举办各种民校、夜校、识字小组,传播文化和抗日救亡道理,教唱抗日歌曲,教育妇女走解放的道路,动员学员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如东凤青抗会办的民校,分为日班和夜班,日班1个班,夜班3个班,人数200多人,并在民校中吸收一批青年农民参加青抗会。

③组织示威游行。青抗会除组织宣传队和办夜校外,还根据当时发生的重大事件,组织示威游行,如庆祝台儿庄大捷、声讨汪精卫叛国投敌、保卫大武汉、保卫大潮汕等等,还发动会员参加支援前线的“献金运动”、“捐募棉背心活动”和写慰问信等。

1940年5月,潮安的国民党政府下令解散“青抗会”。

(二)敌后抗日游击斗争。

1939年7月7日,潮汕青年抗日游击队在桑浦山宝云岩正式成立,大队长罗林,政治指导员卢叨(潮汕中心县委军事部长),这是中共潮汕地区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组建的第一支人民抗日武装,对外公开称“汕头青抗会武装大队”,全大队有100多人枪。8月,在保证中共的直接领导原则下,改编为“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独立第九旅游击队”。汕青游击队成立后,主要活动于铁路线和护堤线的枫溪、浮洋、龙湖、彩塘、凤塘、东凤、沙溪一带,发动群众,打击日、伪军,破坏敌人交通线,镇压汉奸走狗。主要有两场战斗:

“莲塘初捷”。1939年9月,在枫溪的西塘、莲墩,游击队两次伏击日军的窜犯,这两次伏击成功对游击队员和群众鼓舞很大,当时在重庆的《新华日报》刊登了《活跃在前线的潮汕游击队》的报导。同年10月7日,游击队经过周密计划,深入日伪据点云步村,活捉日军伍长加藤始助,独九旅旅部给予赞扬并发来奖金1000元。

“洋头侧击”。1939年11月,日军进犯驻守乌洋山的国民党广东省第五保安团阵地,并在洋头村旁高地设炮兵阵地,对乌洋山构成很大威胁,我驻扎在高田村的游击队,悄悄潜入日军的炮兵阵地进行袭击,当场击毙一些炮兵,支援了保安团的阻击,同月25日,游击队奇袭阁州乡日伪自警团,俘自警团员9名,缴获长短枪19支,独九旅旅部发来奖金400元。

(三)发动群众支援前线。

在中国共产党地方党组织的领导和发动下,潮州人民群众对日军的入侵同仇敌忾,协力抗日,连妇女儿童也积极参与到抗日活动中去。

①战时工作队。组织“战时工作队”活动于仙洋、葫芦市、磷溪的北坑等地,宣传保家卫乡、抗战到底的主张,搜集敌伪情报,揭露日伪在沦陷区烧杀掳掠的罪行。当独九旅组织反攻潮州城和阻击日军进犯时,战工队员立即奔赴前线,为军队带路、当翻译、收集情报、救护伤员、送水等。

②随军服务队。由汕青抗领导的庵埠青抗会骨干,撤退至揭阳后,应国民党保安团的要求,组织“随军服务队”,活动于揭阳的钱岗、炮台、南潮和潮揭交界的洋淇、沙溪头一带。

③军民合作站。潮州沦陷时,由中共潮安县委组织部长钟声率领的鹳巢乡党员和青抗会骨干撤退至白水后,便以“青抗会”名义在白水组织军民合作站和巡逻队,接着,在古巷、枫溪等地都随后成立,协助独九旅部队,做好军队生活物资供应、巡逻放哨和递送情报等工作。当时白水一带是中共潮汕中心县委的交通要道,有了军民合作站和巡逻队,党的秘密交通线通行无阻。

④区乡“自卫队”。1939年9月,国民党县政府通知各区乡成立“自卫队”,“自卫队”是地方的武装组织。潮汕党组织通过开展统战工作,派出共产党员和青抗会骨干,打入“自卫队”,开展政治思想工作,提高群众对抗日救国的认识,积极抗击日军的侵略。“自卫队”因有我党的影响和帮助,积极地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如“五区自卫队”,负责保卫江东一带的安全,曾先后4次击退日、伪军对江东的进犯;截击缴获日军汽艇1艘;隔江伏击护堤线过往的军车;在庵埠伏击伪保安团,将团长陈子忠击伤;并进行防奸肃特,收集情报等工作。

⑤隐蔽斗争基地。1941年1月6日,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为了适应恶劣的政治斗争环境,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决定:各级党委从集体领导的党委制改为个人负责的特派员制,实行单线联系。由于饶平地处闽粤边界,又是沦陷区与国民党统治区的交界地,潮澄饶党组织先后在饶平县境内建立饶中、隆都、凤凰、樟溪、沿海5片隐蔽斗争基地。从转入隐蔽斗争到停止组织活动的五年间,隐蔽的党员经历了艰苦的斗争,隐蔽斗争基地为党保护了大批革命骨干,培养了一批新生的革命苗子,为以后的革命斗争积蓄了力量。

(四)公开抗日武装战争。

1944 年 10月以后,先后成立了中共潮澄饶县委、铁路线工委、潮饶丰边工委,设立潮揭丰边特派员、潮饶丰边特派员等。潮澄饶县委由周礼平任书记、吴健民任副书记;铁路线工委由李习楷任书记;潮饶丰边县工委由余昌辉任书记。潮州境内分散隐蔽的共产党员经审查,很快恢复了党的组织关系,组织和指导各地抗日救亡活动。

①群众自发武装抗日。1939年9月24日,一架日机因故障降落在上东双溪嘴的沙埔上,上东、大埕的民众冲到飞机降落地点,当场打死日军1名,捕获1名。同年12月,日伪闽粤边黄大伟部从福建诏安败退到上东村,企图乘船出海逃命。该部的参谋长林知渊、秘书周定被村民俘虏,押解往饶平县政府。从此,东界人民抗敌声威大震。1943年2月的一天凌晨,东界几百名武装群众秘密乘船渡海,一举歼灭盘踞西澳的敌军,活捉日伪军108人,并缴获一批枪支弹药,日军指挥官封二也被生擒。群众自发武装抗日的胜利,鼓舞人心,振奋民意,在抗日斗争中可歌可泣。

②游击小组(地下军)。1944年11月,周礼平在江东镇佘厝洲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扩建游击支点,发展不脱产的游击小组;发展党的组织;广泛宣传发动群众抗日;培训武装骨干。会后,分别在佘厝洲、阁州、东里、黄金塘等村庄发展不脱产的游击小组,并于1945年2月和7月开办了二期的武装骨干训练班,共培训了武装骨干60多名。为配合潮汕青年抗日游击大队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中共潮揭丰边县委领导的金砂、宏安、鹳巢新乡以及揭阳的邹堂、乌美等地,和中共潮澄饶县委领导的佘厝洲、西前溪等地都分别成立游击小组,人数共约200人。各地游击小组成立后,开展搜集情报、破坏敌人交通和通讯设施、锄奸肃特、抗敌宣传、输送兵源、物资等活动。如金砂游击小组于1939年7月两次炸毁骊塘铁路桥,并于9月18日晚,从庵埠溪头李至彩塘车站一带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投警告信。

③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1945年3月9日,以潮、普、惠、揭武装人员为主体的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在普宁县正式宣告成立,共200多人枪。潮安随后也亮出了“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潮澄饶敌后突击队”的旗帜。突击队在周礼平的周密计划下,进行了两次军事行动:一是1945年5月6日夜,奇袭铁路中段的彩塘伪区公所、警察署,缴获敌人轻机、薄壳枪、步枪40多支,以及一批子弹和物资,战斗结束后,在彩塘市场进行抗战宣传,教育释放了被俘的伪军警,扩大影响。二是6月18日白天,奇袭护堤路中段的东凤伪警署,活捉警察署长郭汉城。此役共缴获手枪、步枪、子弹、手榴弹及其他物资一批。这二次战役,对敌人震动很大,而群众则欢欣鼓舞。

④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一支队。1945年6月初,中共潮汕地方组织主要负责人林美南在大南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召开会议,传达了中共广东临委的重要决定:将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扩编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同时公开宣布接受和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潮汕党组织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首次公开政治面目,引起各方面的巨大反响。8月上旬,周礼平在江东佘厝洲开会,决定将潮澄饶武装队伍拉上居西溜。12日在登塘居西溜与揭阳小北山抗日游击队和林美南派来的普宁中队汇合,于1945年8月13日,宣布成立“韩纵一支队”,政委兼支队长周礼平,副支队长李亮,政治部主任钟声,副主任陈维勤。至此,在日军入侵汕头时即成立的汕青游击队,经过6年多艰难曲折的斗争,到1945年公开亮出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的旗帜,大规模地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终于发展成一支近2000人的韩江纵队,达到了全盛时期。在长达7年的斗争中,韩江纵队一支队全体指战员在党的领导下,以旧劣的武器、高昂的士气,英勇战斗在汕头、揭阳、丰顺、潮安、澄海、饶平等地。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向全世界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15日,侵略潮汕的日军4000多人缴械投降,并被送入礐石集中营。28日,日本第二十三军司令田中久一的代表富田直亮在汕头市签署了降书。至此,潮汕地区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四、贡献与影响

抗战期间,潮州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积极救亡,英勇抗敌,为抗战胜利、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韩江纵队一支队更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周礼平等一批革命同志在激烈的战斗中,先后袭击了潮汕日、伪腹地多个据点,不怕牺牲,歼灭守敌,艰苦卓绝,英勇壮烈。其中有辞别父母和未婚妻毅然回国抗敌的华侨青年许英烈士;身先士卒,奋勇冲锋而不幸牺牲的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队长王武烈士;为掩护主力部队撤退,打退人数是自身10多倍的敌人的连续冲击而壮烈牺牲的陈欣丰等18勇士;为掩护主力部队突围,与敌激战并献出了头颅的韩纵第一支队长兼政委周礼平等9位烈士;为保护党和部队的秘密,经受严刑拷打仍坚贞不屈、跳楼就义,而当时又身怀六甲的刘佩芳烈士。还有李镇顺、蔡长家、蔡瑞兴、李老弟、李镇坤、李若豪、李炳顺、林绍明和谢潮国等潮籍烈士。这些英雄为潮汕人民的解放事业,用青春和热血谱写出一曲曲悲壮的正气之歌!将潮州人民抗战史放入中国共产党潮州历史的长卷来看,以韩江纵队一支队为代表的潮州人民英勇抗战的贡献与影响在于:

(一)坚持独立自主英勇抗战。韩江纵队一支队在远离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新四军主力部队的情况下,遵照党的指示,始终正确贯彻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建立了潮澄饶边、潮揭丰边等抗日游击区,英勇抗敌,威震一方。

(二)坚持依靠群众顽强壮大。在日、伪军围堵追击的恶劣环境下,韩江纵队一支队紧密依靠人民群众,并得到海外华人华侨的鼎力支持,克服重重困难险阻,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在斗争中发展和壮大人民的力量,成为广东潮汕地区坚持抗日斗争的主要力量。

(三)坚持牵制敌后坚实基础。韩江纵队与广东地区的东江纵队、珠江纵队、琼崖纵队等兄弟部队一起肩负起广东抗战重担,开辟华南敌后抗日战场,有力地牵制了日、伪军数以万计的兵力,取得卓越的成绩,并从思想、组织、干部和群众基础上,为潮州抗战胜利和进入解放战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您是本文第位读者

关于我们 - 隐私条款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潮人邮箱 - 潮人百科 - 电子杂志订阅 - 捐助我们 - 投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