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潮汕文化,展示潮人风采!                                                 潮人文化微博
    
 
潮人邮箱  潮汕天气 RSS订阅 资讯通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潮汕胜迹

海阳县乡贤祠考

时间:2016-06-03 12:45:16 来源:潮州日报 作者:黄继澍

海阳县乡贤祠,在海阳县儒学宫仪门右。

海阳县儒学宫,原在郡治东,附于郡学(址在今上水门街中段)之右。宋哲宗元符间(1098~1100),知县陈坦迁至郡治左(西面)。景炎三年(1278)海阳县儒学宫毁于兵。明洪武三年(1369)潮州通判张杰主持重建。经明清两代重修扩建,而成为现存规模。改革开放以前,学宫只存主体建筑。1985年修建棂星门、金声门、玉振门以及泮池、两庑,1990年12月重建大成殿,但名宦祠、乡贤祠现未恢复。

一、海阳县乡贤祠始建于何时

海阳县城,也是潮州治所。因郡置乡贤祠,故虽邻县多早置乡贤祠,而独海阳迟置。据嘉靖二十六年(1547)《潮州府志》载,早于晋初(或在太康元年,即280年)置县的海阳,至嘉靖间仍无名宦乡贤祠;而由其地于明成化十三年(1477)析置的饶平县,却于嘉靖十五年(1536)由知县翁五伦创基,嘉靖十七年(1538)由知县罗胤凯修建而成名宦乡贤二祠。(见嘉靖《潮州府志》卷之四第16页)

现存第二部府志顺治十八年(1661)《潮州府志》(卷三第19页)始载有海阳县乡贤祠:“(海阳县)乡贤祠,在文庙仪门右,祀明状元翰林院修撰林大钦。”

由此可见,海阳县乡贤祠应是于嘉靖之后、顺治之前,或与名宦祠同于明末始建。

二、仅祀一位的乡贤祠

如上文对顺治《潮州府志》引述,初建的海阳县乡贤祠仅祀状元林大钦(明嘉靖壬辰科、海阳东莆仙都人)1位。与“首届”不规范的海阳县名宦祠祀一样,“首届”海阳县乡贤祠祀也是不规范的。

据嘉靖《潮州府志》载,晋义熙九年(413)由海阳析置的潮阳县,嘉靖间(或以前)已有乡贤祠且祀乡贤7位;宋宣和三年(1121)由海阳析置的揭阳县,嘉靖间(或以前)已有乡贤祠且祀乡贤6位;嘉靖十七年始建成的饶平县乡贤祠,二十六年已祀乡贤3位。依顺治《潮州府志》载,顺治间潮阳祀乡贤33位,揭阳祀乡贤27位,饶平祀乡贤5位,唯独置县最早的海阳仅祀乡贤1位,能说规范吗?

为什么会不规范呢?还是与笔者在《海阳县名宦祠考》一文中所分析的原因相同:或海阳是潮州府治之故。

嘉靖《潮州府志》载潮州府乡贤祠祀35位;顺治《潮州府志》载潮州府乡贤祠祀100位,其中嘉靖所载35位中除周伯玉外,馀34位均再录。这100位中,从第2位“唐天水先生赵德”至第100位“清(初)左都督吴廷符”,共有62位系海阳人,加旧志误将海阳许申视为潮阳人1位,应有63位海阳人。

顺治间,潮州府辖11县。此11县除海阳外,馀潮阳、程乡、揭阳、饶平、大埔、平远、澄海、普宁、镇平等9县均由晋初海阳地于以后各朝析置。可以说,清初潮州府域,也晋初海阳县域。且海阳又为府治,人才辈出,府乡贤祠祀一半以上海阳人不足为奇,奇在海阳初建乡贤祠时,不敢将府祀乡贤也作为县乡贤祀,只选其中最突出的潮州府唯一状元林大钦,作为代表性的崇祀木主神位摆设。可见当时海阳县当权者还是考虑不周。

据康熙二十五年(1686)《海阳县志》(五卷本)载,康熙间海阳县乡贤祠仍仅祀林大钦一位。

三、已趋规范的祠祀

至雍正朝(1723~1735),海阳县乡贤祠祀已趋于规范了。雍正十二年(1734)《海阳县志》(卷之三第31页)载,雍正间海阳县乡贤祠祀乡贤73位。与顺治《潮州府志·乡贤祠》所录海阳籍62位乡贤比较,除刘默、唐伯元外,馀60位相同,选取依据合理。另增13位,分别是:宋陈坦,明郭敬贤、林逊、潘文明、孙森、成子宽,清吴六奇、杨时昌(应为杨昌时)、陈廷策、辜朝荐、林世榕、谢绍章(应为谢绍举)、陈衍虞(1598~1688),都是明代清初的海阳名贤。

从唐元和间对潮郡教育功不可没的赵德,至康熙间大力推进潮州文化的陈衍虞,时间跨度近千年,已较能够反映海阳的历史人文。

四、参证备录

较为完整的祠祀记载

光绪二十六年(1900)《海阳县志》(卷十九第22页)对海阳县乡贤祠作一次最后的、最完整的记载,时祠祀乡贤共77位。比雍正《海阳县志·乡贤祠》少陈坦1位,增刘默、余洪、唐伯元、杨钟岳、邱步琼5位。其记述,略去职称,备录如次:

唐赵德,宋林从周、刘默(乡贤祠刘默神牌位林从周次,《张志》缺载)、黄程、林巽、卢侗、刘允、刘昉、刘景、王大宝、姚宏中、卢顺之(《张志》卢顺之下即次陈坦,今从《周志》不载)、胡斌、元陈肃、陈元龙、李关、张奂、戴希文、明林兴祖、林逊(林逊,《张志》列夏懋学、吴悦之次,《周志》不载,考林逊系洪武初进士,应列于前)、郑安、萧鼎、陈轩、吴一贯、余洪(乡贤祠供余洪神牌,《张志》不载,《周志》列周宗礼之次,考余洪领成化乡荐,应列此)、周成、林济民、李大纲、盛凤仪、潘文明(潘文明《张志》列吴悦后,考潘文明领弘治乡荐,应列盛凤仪之次)、谢纪、庄典、盛端明、薛俊、杨琠、薛侃、杨骥、杨鸾、薛宗铠(盛凤仪以后十一人《周志》缺载)、潘大宾、林大钦、郭大鲲、刘子兴、夏建中、毛绍龄、陈一松、郭敬贤、刘源湧、邹迪、曾球、苏志仁、成子学、林顺、谢君锡、陈端言、夏宏、周宗礼、陈志颐、黄良丰、唐伯元(唐伯元神牌供乡贤祠,《周志》、《张志》俱缺载)、林乔樌、林熙春、黄文炳、夏懋学、吴悦、孙森、成子宽、辜朝荐(辜朝荐《张志》列国朝,今依《周志》列成子宽之次),国朝(清)吴廷符、吴六奇、杨昌时、陈廷策、林世榕、谢绍举、陈衍虞、杨钟岳、邱步琼。(据《周志》、《张志》、《采访册》参修)

光绪《海阳县志》还加按语:谨按,《张志》载乡贤七十二人。《周志》载六十二人,《张志》又有于祠内所供神牌缺载而其名间见于《周志》者,增阙不同,彼此互异,谨参证而备录之。

五、关于海阳县乡贤祠的讨论

海阳县乡贤祠的祠祀,清康熙以前不甚规范,雍正以后开始规范,但此后史志记载不一。因该祠已久毁,无供列神牌可校证,只能从现存史料中参证求实。

(一)、清初海阳县乡贤祠崇祀林大钦1位确不规范,但顺治《潮州府志》录载潮州府乡贤祠祀100位(也应是当时神牌的实录)中海阳籍63位乡贤,为此后海阳县乡贤祠的入祀选主提供依据。

(二)、雍正张士琏《海阳县志》(简称《张志》)对海阳县乡贤祠较为规范祠祀的记述,载乡贤73人(光绪《海阳县志》称72人误),其中60位与顺治《潮州府志》记载同,比顺治《潮州府志》,增宋1位,明5位,清6位,时间延至康熙朝,可见是以当时乡贤祠神牌的基础实录,史料可贵,但仍存在一些错漏。

1、对顺治《潮州府志》所录潮州籍62人仅录60位,漏录刘默、唐伯元2位;

2、陈坦任潮州知县后才落籍海阳,应系名宦,录为乡贤不甚准确;

3、对林逊、潘文明2位排位列错(或许时神牌位置放错);

4、刘默、唐伯元、余洪3位皆有神牌,但漏录。

(三)、乾隆二十八年(1763)周硕勛《潮州府志》(简称《周志》)关于海阳县乡贤祠的记载(见卷二十四第34页)仅62位,漏录过多,虽另有增录或合理调整,但其史料价值还是有所欠缺的。

1、与《张志》同缺载唐伯元1位;

2、比《张志》缺载从盛凤仪到薛宗铠共11位;

3、比《张志》缺载林逊、吴廷符2位;

4、将《张志》中乡贤祠祀陈坦移至名宦祠祀,同比少1位;

5、比《张志》增录刘默、余洪、杨钟岳3位;

6、将邹迪错录为邹进,将夏懋学错录为夏懋举。

(四)、由吴道镕、李芳兰等名贤历11年纂,又再两次修改重刊的光绪《海阳县志》,留存了许多较有价值的史料,对海阳县乡贤祠的记载就是其中之一。

1、载下从唐元和十四年(819)韩愈治潮的左右手赵德,至清同治三年(1864)奉旨重赴鹿鸣宴的邱步琼等祠祀77位乡贤,时间跨度1000多年,是较完整规范的,也应是当时祠祀神牌的实录;

2、对以前府县旧志关于海阳县乡贤祠记载的互异参证备录,其态度是严谨的;

3、对神牌位顺序经考证依在生时间调整,其方法是科学的;

4、将陈坦从乡贤祠祀移至名宦祠祀,其修改是合理的。

(五)、许申,历代史志都把他录为潮阳人。1947年,饶宗颐先生在其《潮州先贤像传》中已作更正:“许申,先世泉州迁潮,居郡城韩山麓,遂为海阳人。”拙作《许申县籍归属辨》(载《鳄渚志谭·地情述论》,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15年8月)也对此作辨析,确认许申为海阳人。嘉靖《潮州府志》已记载许申祀潮州府乡贤祠,而光绪《海阳县志·列传》已载许申并作按考证其为海阳人,就更应祀于海阳县乡贤祠。

六、结语

清顺治《潮州府志·乡贤祠》录下63位海阳籍乡贤,为此后海阳县祠祀选主提供依据,也为最迟建置的海阳县乡贤祠祀奠定了丰富的历史人文基础。

光绪《海阳县志·乡贤祠》的记载,是较完整、严谨、科学、合理的海阳县祠祀资料。如恢复海阳县乡贤祠建置,可取其记载77位,从赵德至邱步琼依次列排,并在林从周、刘默中间加插许申牌位,即祠祀乡贤应为78位。



 

您是本文第位读者

关于我们 - 隐私条款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潮人邮箱 - 潮人百科 - 电子杂志订阅 - 捐助我们 - 投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