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潮汕文化,展示潮人风采!                                                 潮人文化微博
    
 
潮人邮箱  潮汕天气 RSS订阅 资讯通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潮汕胜迹

允元古府,一个延续历史文脉的印记

时间:2016-06-13 18:45:34 来源:潮州日报 作者:蔡贵平

201605121031407879.jpg

允元古府远大堂 郑鹏 作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我应朋友之约,怀着愉快的心情,驱车前往湘桥区磷溪镇仙田三村,参观那里的名宦故居——丁允元府。我喜欢参观古建筑,不仅因为它们正逐渐消失在城市的一座高过一座的高楼后面,有幸遗存下来的越来越少。而且,它们承载着一座城市的人情记忆,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是一个时代留下来的标本,是一个延续历史文脉的符号印记。它们最能直接反映当时的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科学水平、工艺技巧、工艺风格、风俗习惯。如参观者亲临其境,就如现场感知那段历史,怀古思今,产生穿越时空的遐想。从老市区到韩东新区的磷溪,车程约15分钟,很快就到达目的地。当地友人热情接待我,不时向我介绍情况,讲解古府的来龙去脉。

族人的根与魂

眼前的丁允元府第,始建于南宋淳熙年间,距今已有800多年历史。古府大门外两边的墙壁,部分灰沙已脱落,露出宋代青砖,一眼就给我一种沧桑、古朴、久远的感觉。古府大门为石门框,石门的上面写有“远大堂”三个大字,完全是古代院门的样子。门两边挂着一对灯笼,显得古意盎然。石门的门额雕刻有2个对称的莲花纹门簪图案,大门内的2个石门臼也为对称的莲花形状。这种传统对称石雕图法,据说是宋代风格,体现儒家思想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也是中国古代建筑礼制思想和营造法式的具体体现。我步入府内,突然从屋里走出来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老人家很热情地向我介绍说:现在院子里的人家都搬迁了新居,留下他一人独守着。他年已80岁了,从小一直居住在古府,原来这里居住着20多户人家,院子里十分热闹,他小时候常坐在屋檐下,倾听先辈人讲述古府的故事,知道这座古府是仙田最古老的,是始祖丁允元公建造的。他还告诉我,这座古老建筑是以石灰板筑建,青砖砌成的,坚固耐用,至今仍可居住。老人与我话历史,其意切切,其情融融。我感到,老人对这座古居有一种特殊的眷恋,怀有深厚的感情。是啊!古居牵挂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乡土情结,它是族人的根与魂,是丁氏子孙心中的圣地。他坚定地表示,他与丁氏子孙会力所能及地保护着古府,让这座古老的建筑延续下去。

南北交融的建筑风格

我饶有兴趣地参观府内每一处,徜徉在幽静寂寞的窄巷,抚摸那古老粗糙的墙壁,仿佛走进了“古道、西风、瘦马”的意境中。古府里面有书斋、花园、戏台、泮池、糖房、柴房、石臼房、水井、住屋、走马楼,生活功能和防盗设施齐全,但有些地方因年久失修,已破损或倒塌了。如今古府已杂草丛生,一片荒芜之中再也找不到当年那欣欣向荣的景象了。我仔细勘查古府的主宅,感到古朴又新奇。主宅的宽度约32米,深长约40米,为灰石结构,房屋的墙根均用石条作为墙基,三进二天井,东西二灰巷。天井铺着大石板,前厅的房墙很特别,墙的下部为木板涂石灰,上部为竹篱湖泥,外涂石灰。听说这是古代南方民间特有的建筑方式,起到冬暖夏凉的作用。后厅的房(土库)更为独特,砖灰建造,十分坚固,房的上面建有楼顶,与走马楼相通,能防潮、防盗。据说这些都是十足的宋代南方古民居建筑风格。主宅两侧是东巷和西巷。东巷头配有一口小水井,井口直径约0.4米,基本能满足主宅生活用水需求。东巷有1厅8房,房间的地面铺贴人字形红砖,很奇特,寓意为人丁兴旺。西巷除建有住房外,还建有柴房、石臼房等,但损坏严重。走出主宅后面的小门,在西厕又发现一口水井,井口直径约0.6米,比主宅内面的井大,井水清澈可口,至今仍可食用,井口石圈已被岁月打磨得凹凸不平,可见年代很久远,当地人称它为“宋井”。我想,有了这口大井,古府的日常用水和防火之用的水源更加充足了。我站在古井旁边,环顾周围,青苔遍地,野草丛生,物是人非,一片冷落和荒凉。只有古井依然如故,静守古府的寂寞与安宁,好像在向我诉说流年已久的生活往事。我不禁发出一番感慨:这里曾经演绎过一段久远的历史,那时的人,那时的景,早已不在,岁月不知人世改,桃花依旧笑春风。我走完整个古府宅院,虽没感到古府“侯门深似海”的大官僚居处的威风,但它给我小巧古朴、布局讲究、方正严整、线条流畅、错落有致、环环相扣、浑然一体的感觉。据当地友人介绍,这建筑模式保留南北建筑技术和艺术相交融的风格,在潮汕地区乃至全国很少见,其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已得到文物部门的肯定。

古府故事中的文化音符

在我感受古建筑文化魅力,抚今追昔,不胜感慨之时,当地友人又向我详细讲述了这座古府的主人丁允元的历史功绩和感人故事。丁允元,字叔中,江苏常州人,为官刚正,守直不阿,忠于职守,名声远播。南宋淳熙年间任太常寺少卿,相当于部级官员。南宋淳熙十四年(1187年),因谏免盐铁税而得罪了孝宗皇帝,被贬为潮州知军州事。他上任后,深入群众,察访民情,亲眼见到潮州韩江船只少,而乘船者多,搭渡拥挤,险象环生,于是带头捐款,增建浮桥的西桥四个桥墩,并在桥上建了一些房屋,这是了不起的政绩,在当时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民生工程。虽然丁允元并非建桥的开创者,但是他对这项工程的延续仍然深得民心。因而,潮州人把他修建的这段桥称为“丁公桥”,以表达对他的世代怀念。他在任期间,十分敬仰韩愈,将原位于城南的韩文公庙迁移至韩山重建,扩大了规模,易名为韩文公祠,自此,韩祠的祠址便固定了下来,八百多年来,盛衰交替、兴废更迭,祠再没搬迁过,而且成为当今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丁允元到潮州上任后所做的一件记入史册的大事。他创置“六斋”,注重文化教育,“治民养士”,善待贤人。他整治水利,发展农桑,造福民生。有诗曰:“韩伯丁公两太守,安澜兴学并功高”,这是世人对丁允元治潮功绩的高度评价和赞颂。他卸任后,扎根潮州,选择潮州城东仙田建造府第,把家眷移居至此,落户生根,开创仙田乡。当时有一户姓陈人家插户仙田,与他为邻,家境十分贫穷,丁公没有排挤和欺负异姓人家,相反慷慨解囊,经常接济其生活,还嘱咐子孙后代不能仗势欺人,要与陈姓人家和睦相处。丁公敦睦邻里的佳话,一直在乡间流传至今。丁允元治潮有功,为政清廉,关心民瘼,崇拜韩愈,深得民心,他卒后入祀名宦祠,其功绩府志有记载,民间也广为传颂。

我沉浸在友人诉说古府的故事中,感受历史长河中的文化音符,任凭情绪汹涌成洋,任凭思想穿越时空,久久停留在其中。我感到眼前这座饱经风霜的千年古府、名宦故居,不仅有独特的古建筑文化,而且蕴藏着很高的人文精神价值。我心中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丁允元虽已故去800多年了,但他留下的崇贤礼士、敦亲睦邻、扶贫济困、廉洁奉公的道德风尚,鞭策后人,教育后代,沐浴着丁氏子孙一代又一代。多少年来,丁允元的后裔,秉承先祖的良好家风,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族人脱颖而出,如中国近代洋务运动先驱,曾任虎门总督,官至江苏、福建巡抚的丁日昌;民国初期颇有传奇色彩的潮汕名医丁成发;当代旅居泰国已故的石油巨子、实业家、慈善家,为慈善公益事业及泰中友谊和文化教育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著名侨领丁家骏等等,可谓人才辈出。

走出古府,我心绪久久不能平静,又沉浸在思考之中。丁允元为世人所敬仰和铭记,他修建的韩祠,流传至今,成为当今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他居住过的千年古府鲜为人知,至今还没有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加以保护,我觉得十分可惜。在当今,我感到越来越多的历史遗存正在悄然逝去,古府这种古老的建筑更显得弥足珍贵了。在城市化推进的当下,如何兼顾现代文明与历史文脉,尽最大可能留住渐行渐远的“乡愁”,延续千年历史“根脉”,这是每一个生活在潮州这座城市的人理当思考的命题和肩负的担当。

 



 

您是本文第位读者

关于我们 - 隐私条款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潮人邮箱 - 潮人百科 - 电子杂志订阅 - 捐助我们 - 投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