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潮汕文化,展示潮人风采!                                                 潮人文化微博
    
 
潮人邮箱  潮汕天气 RSS订阅 资讯通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潮汕工艺

潮郡青龙庙工艺美术特色

时间:2016-06-11 12:54:48 来源:潮州日报 作者:吴绍雄

潮州青龙庙装饰品类繁多,手法高超,可谓集工艺美术之大全。展示了丰富的思想内涵——如忠君爱国,建功立业,英雄锄奸,尊老敬贤……这些都是中华儒家思想所推崇的传统美德。这对于纪念三国时期蜀汉忠臣安济圣王王伉的青龙庙来说,是“形式烘托了内容”,在精神理念上也遥相响应,可谓相得益彰。下面就对主要工艺品种作详细的介绍。

木雕

木雕是潮州祠宇民居的重要装饰元素,据众多知情人回忆,原青龙古庙的木雕很精美,但今天已不复存在,再精再美也无从谈起。重建的青龙庙承袭了老庙的传统,在庙体、拜亭的木构件、神座、神像等各个方面,充分地使用木雕艺术,中有圆雕、沉雕、浮雕、镂空等不同手法,不厌精、不怕繁,突破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营造了一座潮州木雕艺术殿堂。下面我们就谈一谈木雕在现青龙庙中的使用及特点。

正殿中槽为典型“三木载五木瓜十八块花坯”抬梁式梁架,该梁架设有三根大梁,俗称“三木载”,梁上有驮瓜柱,瓜柱下部作一木瓜插入大梁,故俗称“木瓜”。最具特色是瓜柱间用多层拱枋插垫,具有穿斗梁架的某些行色,同时瓜柱也以多层装饰过的拱枋相连。上面刻有数十种动物、果瓜,如蝙蝠、灵芝、石榴、麒麟等,也有书卷,象征祥和瑞霭。整个构架全部或上漆或描金,显示古庙金碧辉煌又庄严肃穆的气氛。两个拜亭,前后殿堂檐下,也是梁架斗拱最集中的部分之一,其木雕也是层层叠叠,内容多以戏曲传奇,民间故事为题材。面部只有三五厘米的人物,口角宛然,表情各异,惟妙惟肖,细腻至极。

青龙庙雕刻以龙为主题材,但由于各位神明的级别不同,设计者和雕刻者用很大的心思和高超的技艺,尽可能体现其差异之处,如龙的造像,第一层次的龙表现的是安济圣王与大夫人、二夫人。其神台两侧,高浮雕的龙造像,几近雕塑的表现形式,使龙显得丰满逼真,大有腾跃之势。神台横眉的龙则是以通雕为主,最大限度表现龙的至高形象,使人们感觉到安济圣王在青龙庙中的真龙天子地位。神台下方则以通雕的牡丹水草为主,象征神明的高贵和祥和的气芬。神台两侧的木雕题材则是蝙蝠和花草,象征着大老爷赐福于民的德泽无边。

第二层次的龙表现的是偏殿的三仙师公。三仙师公的殿座木雕为圆雕,横眉为双龙抢宝,龙的造像平静温顺。两侧为凤凰、寿鸟与花草。

第三层次是大舍人爷、二舍人爷和花公花妈、福德老爷的神台,其龙的造像虽也是圆雕的双龙抢宝,但龙在这里已被处理成“草龙”(龙身光滑,没有鳞甲),这大概是它们尚未达到真龙标准的缘故吧。

人物雕刻是木雕中的高难动作,而安济圣王和二位夫人的神像,则是重中之重。在没有王伉原型人物资料的情况下,神像的设计者和雕刻者只靠原有黑白的老圣王相片和治宫们的回忆,力求最佳效果。主持重建开元寺、新建泰佛殿,时任潮州重建青龙古庙现场总指挥张得海先生在神像雕刻的最后阶段,请来重建开元寺十八罗汉的雕塑者邢师傅对安济圣王和大二夫人的面部进行一次细致的修整,使新雕塑的安济圣王安然慈祥,雍容大方,超俗非凡,大慈大悲,体现了王伉大老爷安民济世的形象。在技术处理上,尽量不用砂布以防起毛,尽量不用砂磨,批刀一点点地批,用刮刀一点一点地刮,以使三位神像的面部光滑不起毛刺,达到最佳艺术效果。

在以龙为主题的前提下,偶以凤为元素。龙柱、龙头殿、载梁托的凤为陪衬,协调大方,体现了古庙“龙凤呈祥”的设计理念。

独立拜亭梁载分三层,从下至上,层层突出的凤凰梁架近80只,主体拜亭的40多只凤凰,造型传神生动,工艺精雕细刻,寓意鸾凤齐飞,琴瑟和鸣。而凤凰顶着的莲花,象征着青龙庙乃为净化心灵的殿堂。它同其他内容的金漆木雕融为一体,展现出一个金碧辉煌、精美绝伦的装饰空间。这些金漆木雕饰品施于木载下,除观赏外,还能从感觉上把沉重的梁架升腾,减少屋顶空间的压抑感。那120多只凤凰,头上顶着梁还起着斗拱作用,寓意着凤辅龙。这是木雕艺术表现和建筑结构巧妙结合的佳作,其构思与工艺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神殿栋梁上承接载架的四只金漆木雕蹲狮更是逼真可爱。蹲狮寓意尊师,毛被处理成竹节型,寓意百善德(竹)为先,处事须规矩(有节)。而主体拜亭的蹲狮则全为竹节狮。有二个载墩,干脆不用狮,而直接用竹头造型的木雕垫座作墩,以示为人做事要以道德为基础。独立拜亭的十六只木雕蹲狮处理方式均涵盖了尊师为先的内涵。

倒盖船屋架栋梁上承接载架的则又另一番风格,左右各四个木盘盛满香蕉、香橼、羊朵、葡萄、大橘、仙桃等木雕造型,形态和色泽几可乱真,其艺术的造型给人以自然融合的感受,也与倒盖船下面的供桌直接呼应,当人们备了水果祭拜安济圣王时,举头一望,竟上下一体。设计者的匠心可见一斑。

石雕

青龙庙的石雕,主要集中在庙主体拜亭、门楼和天公亭。

古庙门楼石雕的装饰有五个立面,其中门楼肚,包括庙门框上部及两侧墙壁为一个立面,门楼肚左右相向的墙壁为两个立面,门楼肚旁开的两侧墙壁也为两个立面。

门楼肚正面为传统的方形石门,门框上横梁正面有阳文篆刻“财丁”、“富贵”四字,上为“安济王庙”庙匾,此匾无落款。庙匾下左右各有一只石刻的蹲狮作匾托,庙门两侧墙壁从下至上,分别装嵌工整细腻的阴刻篆体字“百寿图”、“百善图”(寓意致善寿自长),石雕花草吉祥图和常规式的福禄寿三星图,其布局也符合上密下疏的装饰原则。 

门楼肚左右相向的墙壁则为松鹤延年益寿、八福(八只蝙蝠)护禄、三阳开泰等含义的石雕构件。 

门楼肚旁开的两侧墙壁为大幅石雕龙凤造像石壁嵌入,是石雕唯一体现“龙凤呈祥”寓意的作品。

其中龙壁由正中上部的巨龙和周围的四小龙组成的五龙齐腾图,巨龙气势磅礴,威力无穷,四周小龙则龙头向着中央的巨龙,四小龙各驭一仙人,为八仙中的四位,悠闲豪放,整个画面盈满,但又细致有序。石雕手法主要为浮雕,而龙须则用镂雕,款章是阳刻“内外平安”,象征青龙爷佑护潮郡郡民平安如意。

凤壁是五凤共舞图,手法也以深浅浮雕结合为主,中央的巨凤位于凤壁的正中下部(与龙壁中巨龙位于上部形成强烈反差,实为表现龙在上,凤在下的规矩格局),周围是四仙女乘骑着四只小凤,或弹琵琶,或吹箫,或提花篮、仙草,徐徐簇拥于巨凤周围,一幅琴瑟和鸣,莺歌燕舞的凤舞图跃然壁上,款章为“万事如意”。

龙壁与凤壁,还分别与左右从厝巷额匾的“龙飞”、“凤舞”相符印证。拜亭的六根支柱处理成盘龙石柱,为青龙庙气势最为雄浑的石构件,是惠安石雕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它是圆、浮、沉多种雕法兼具的组合雕刻,其浮中有沉、沉中有浮,圆中有沉浮的综合手法,使龙身浮凸程度达到几近圆雕,使盘旋附着于柱体的龙几近活脱活跃,大有腾云驾雾之势。六根龙柱在拜亭分三层次,层层突出,气度恢弘,充分表现了青龙庙“龙”的主导地位和威慑力。

门楼肚及周围的石雕装饰,拜亭的六根龙柱,加上拜亭左右外延置放的大石狮,把青龙庙的庄重烘托得淋漓尽致,但仔细端详,则亦雅致而美观坚固。

有趣的是龙壁和凤壁成了到青龙庙参观、膜拜的人们“摸兴”的“圣壁”。因为龙壁中的七根龙须、葫芦,凤壁中的横笛及两枚款章,分别有“摸龙须,有钱收”、“摸葫芦,免用愁”、“摸横笛,横财得”和“平安”、“如意”的谐音和涵义。那几处石雕部位都被信众和游客摸得油光发亮。怪不得人们都说:到青龙庙拜安济圣王很“称心”。

值得一提的是,青龙庙现存的几件古石构件中,青龙古庙乾隆年间庙匾和一件托匾石狮均为那个年代纯手工的产物,自然大方。小石狮线条简洁流畅,憨厚可爱。庙前原古石狮也为珍品,惜于10多年前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现一对大石狮为魏洁仁、杨少南出资以郡南众乡亲名义捐赠。

天公亭为2013年新建的石构筑物,也出自惠安石雕大家之手。

潮绣

潮绣在青龙古庙中使用范围包括神袍、床裙、彩眉、旌旗、香柴炉等,其中神袍尤以安济圣王之龙袍为最重要和精致。为安济圣王和大二夫人绣制神袍的历史大略可追溯至明末清初,由于举办青龙庙会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每年一次为“安济圣王”绣制新袍是潮绣艺人的至高荣耀。由此,各家绣庄、各位艺人几乎都要使出浑身解数,力求标新立异,拿出与众不同的绣品在店前供市民评议。因此,“安济圣王”袍的绣制工艺也成了艺人竞相学习和切磋交流的机会。

昔日的神袍已很难见到。而青龙庙1994年入宫开光的安济圣王龙袍等三套神袍也很精致。下面就以此为例解读潮绣在青龙庙中的应用。

据张得海、徐壮辉先生介绍,该套袍由潮州市潮绣厂设计制作,当得知要为圣王和二位夫人制作神袍时,潮绣厂职工有钱出钱,有物出物,能工则工,并以能为圣袍中重要部位制作视为结缘。神袍制作完工后则以全体职工名义集体喜敬。

(一)设计一流,主次分明:时已70多岁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智成主动请缨负责设计。他找来各种资料参考设计,初稿还带到班组请设计人员与绣工评议,集思广益,终于得到能充分展示圣王及二位夫人形象的设计稿。

图中,安济圣王的龙袍正面设计得比较饱满,以龙为主体,底色为青色,但疏密有度,到了两袖和背部就较舒朗,庄严华丽但无臃肿之感。两位夫人的神袍,则突出夫人形象,正面龙在中间,双凤辅龙,色泽取正红色。背面则纯为凤的图案。

(二)布局合理,主题突出:龙袍采用传统的暗档、无沿圆领、高斜襟的制式,为表现圣王龙形象提供了尽可能大的空间,龙袍前幅绣面高达90%以上,而正面大龙更占据了其中1/3的位置,加上龙身“廿六摆”企鳞的绣法、浮雕式的逼真表现,突显了安济圣王在青龙庙中“王”者的威力;下方左右两条走水龙、臂幅双小龙,四个龙头一齐向心“正面龙”,与正面龙下面的五鳄朝龙亭、水族、波浪相呼应;龙袍襟摆的图案为云鹤,显示了“王”的级别和地位。

(三)用料上乘:金线为南京纯黄金制作的含量最高的八八正金线,其他各种线材,辅料挑选的都是当时能得到的上乘之品,缎是贡缎,仅安济圣王龙袍及披肩一项金线就用50节金(潮绣术语)。而1982年制作著名的九龙图使用的也就是100节金。

(四)工艺复杂:运用的基本工艺针法有象形针法,如绵纹针、花形针、竹编针、松子针等;还有辅助性针法,如旋针、勒针等,共达60余种。在工艺处理上,强调表现象形、质感、勒线。针法变化多样,针脚匀称整齐,针针见针脚。形状层次分明,纹理清晰,使物象活灵活现。尤其是钉金垫浮绣的二针龙鳞技法,即用金线作漩涡状钉绕成小于图钉的盖圆片,片片相叠盖,鳞之下端可翻动,真如鱼鳞模样生动。这种立体针法是刺绣工艺中难度较高的技艺。

(五)做工精细:潮绣绣艺程序,以龙头为例,分为四个步骤;一是用白描勾画出龙头的轮廓和结构;二是垫棉、垫各种形制的纸钉,突出了骨骼鬃须;三是在垫料的上面铺绣金线,目、眉、舌则绣上绒线;四是用包上各色丝绒的纸钉勾勒出线条结构。

潮绣钉金绣的技艺灵活多变,有“铺”、“垫”、“钉”、“贴”、“缀”等五法,呈现浮雕似的艺术效果。圣王神袍正是充分使用这五种绣艺。在潮绣人物绣中,“凶龙暴(伶)俐狮”是潮绣描写龙狮的艺术准则,其表现手法难度较高的“黑面阔嘴”,是中国刺绣中独一无二的绣艺,也是潮绣技法中难度较高的工种。缎面针稿仅仅是模糊的轮廓线,而刺绣者却凭借自身的艺术素养、造型能力和娴熟的刺绣技艺,以针为笔,把龙的面部眉目、嘴、鼻刻画得惟妙惟肖,就像画上去一样。

嵌瓷

青龙庙的嵌瓷是工艺美术大师卢芝高的得意之作。庙主体和独立拜亭的嵌瓷工程分别于1994年和2012年完成,时间跨度虽近20年,但嵌瓷艺术处理形式的有机联系,使庙体与独立拜亭嵌瓷一脉相承,几近天衣无缝。

青龙庙的嵌瓷遍布庙主体和独立拜亭的屋脊、垂带。庙主体的嵌瓷装饰为重中之重。这第一个“重”字,是嵌瓷在古庙是很重要的一环,是古庙的冠帽工程。而第二个“重”字,却为一语双关:一是重量之重,其体现客体是龙,龙的视觉要雄浑强劲,表现手法宜“重”;二是重要的“重”,龙是古庙的文化内核,其体积要大,才能使龙的主导地位得到表现,但龙的形象按规制南方四爪(北方为五爪)处置。

重建的青龙庙已由昔日老庙寓意“飞凤衔书”蜕变成“龙凤呈祥”,故凤的表现也很关键。表现手法宜平嵌浮嵌中偶寄圆嵌以达到轻盈的姿态,其表现主要场所是独立拜亭。独立拜亭,四面通透,从建筑结构上已给人以轻盈的感觉,再加上嵌瓷的凤凰为主要题材的装饰内容、工艺手段,故整座拜亭看起来轻盈通透。这样就与庙主体的封闭式建筑结构与屋脊嵌瓷的重中之重的龙圆嵌装饰之“重”形成了一重一轻、一龙一凤、一阳一阴的感觉。而正殿靠南堤一侧的屋脊上腾空圆嵌双龙戏珠,脊面浮嵌平嵌结合的“双凤朝牡丹”造像更直接让人们看到“龙凤呈祥”的密切组合。其一上一下,一雄一雌,形态雄浑和温和形成艺术高度对立统一的美。

在表现方法上,青龙庙嵌瓷艺术表现有几个特点:

一是轻重繁简错落。从装饰的手法和嵌瓷数量这个层面讲,为了方便表达,我们暂且把独立拜亭与庙主体合并起来作四进看。独立拜亭是轻,主体拜亭是重,前殿是轻,到了后殿又重。就轻者相比,前殿为最轻,只是简单的瓜果花草平嵌,而独立拜亭是轻中之重,有双向“凤凰朝牡丹”的近于圆雕造像。就重者相比,主体拜亭与正殿,因屋脊装饰长度和标高等的差异,正殿为重中之重。

二是夸张手法。青龙古庙是龙的天下。为在有效空间展示龙的无限威力,作者利用夸张手法,让前殿屋脊的龙造像尽可能 “大”。将龙的图腾嵌成腾云驾雾状,龙身高度弯曲,但又不至看成“曲龙”,故利用高度差,使其有腾跃之势,在长度只有5米多宽之屋顶,两条龙伸张起来的长度足足超过20米,这就为龙身的做大提供了前提条件。龙身的最大周长达一米余。这样一组大型双龙戏珠的嵌图就稳重地矗立在主体拜亭的屋脊上,整座古庙大有巍然不动之感。

三是配搭各异。主体拜亭的龙下面屋脊搭配的是“八仙八骑八童子”,而烘托龙凤呈祥的则被异化为孔雀和大雕,并处理在两侧外开间的屋脊面上,内开间的屋脊面则嵌上 “博古”图案。而在正殿脊,双龙戏珠下面虽同样都是祥云环绕,但朝庙内脊面的处理成平嵌的梅花,朝西面(南堤)方向的脊面则搭配双凤朝牡丹,搭配形式的多样化避免了视觉上的简单化和视觉疲劳,给人以多变美感觉。

四是色泽处理。主体拜亭双龙戏珠的龙身是浅绿色,而正殿的龙身为深绿色、龙尾则为只属于王者才能拥有的正黄色,一改主体拜亭纯绿的龙形象,体现了殿中安济圣王在青龙庙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二幅双龙戏珠中造像相向的脊面上,虽各是浮嵌的梅花,但主体拜亭的梅花为红色,正殿的梅花为白色,而且较为繁茂。

五是繁而不乱,疏密有致。庙主体整个屋脊垂带嵌瓷人物达近700人,民间故事、戏曲故事多屏,还有凤的造像、祥云、瓜果、花草……见缝插针,工艺复杂繁复,但由于处理上错落有方,并不会产生臃肿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艺术美的享受。

疏密有度最明显的表现是在庙主体的三组屋脊上,主体拜亭与正殿的嵌瓷装饰繁复有加,但杂而有序。而两者中间的前殿脊,则被轻描淡写,处理得很简洁,只是缀上瓜果花草类的平嵌,让疏者更疏,密者更密,疏密有度。

六是内容丰富。如黄忠、法正大破定军山,梁红玉金山击鼓抗金兵,姜子牙收妲己,关公过五关,张飞战马超,长坂坡赵云救阿斗,穆桂英取降龙木等。

瓷版壁画

青龙庙两侧厢房外墙的瓷版壁画安济圣王出游图,创作于1997年8月,1998年镶嵌装置完工。该编目由邱创平、陈俊荣策划,陈俊荣、余俊英、林若鑫、蔡序峰设计绘画,陈俊荣负责总监制,蔡儒添先生捐赠。

瓷版壁画左右各一幅。每幅由480块15cm×15cm白瓷砖组成,长80块,宽6块。加上边框,该画每幅宽1.2米,长12.3米,面积共14.76平方米。其特点是:

构思巧妙精细,布局严谨合理。瓷版壁画卷表现的主题是青龙庙会游神,虽然画面有24米宽,面积达21平方米,但表现的却是青龙庙会安济圣王为期3天、长达10多华里的巡游路线和过程,人物众多,事件环节及物体复杂,且须避雷同。况且设计者未亲历安济圣王出游,素材靠的是老辈人的回忆。设计是一道难题,但作者经过广收并蓄、删繁就简、细密策划、合理布局、扼要明了、重点突出,终于作出了这幅青龙庙会游神的微缩版。而且各个重要事件都有所表述,布局大方、合理,繁简有度,色彩鲜明。艺术地再现了青龙庙会和游神的盛况,为人们直观了解安济圣王游神提供了视觉载体。

主题明确鲜明,场面壮观逼真。瓷版壁画紧贴安济圣王巡游主题,按昔日出游的路引规则“起马上堤落竹铺头……”具体详细地描述了安济圣王出游至回銮的盛况。

画面从青龙古庙出南堤过“护吾生民” 牌坊开始描绘,然后在安路牌的指引下巡游全城,所到之处,群众夹道欢迎,商铺、神前鞭炮齐鸣。游神队伍锣鼓、三弦、琵琶、古筝、笛箫、唢呐……乐器齐全、旌旗迎风飘扬,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图中安济圣王安然慈祥、雍容大方、超俗非凡,大夫人雍雅慈祥,大有“王母”之相。二夫人则风姿绰约,其神轿护卫严密,生怕被摸轿者挤爆棚脚。三座神轿面前,尤其大老爷轿前鞭炮连串,走皇鞭响彻云霄,商户争相留住老爷,以求为之带来吉祥、生意兴隆,大、二夫人轿随大老爷后面接受信众拜谒……把昔日安济圣王巡游刻画得生动逼真。

整个潮城沉浸在舞龙、舞狮、演戏、锣鼓、喝彩声、欢呼声的欢乐海洋中,汇成了一幅普天同庆、吉祥如意、风调雨顺、合郡平安的祥和画卷。

内容丰富多彩,刻画细腻严谨。《出游图》在20多平方米的画面上共绘有人物1330人,平均每平方米达六七十人。锣鼓队五支,韩江、湘子桥、凤凰塔、凤凰洲、江滨、牌坊……都在描绘之列。其中难度最大的是牌坊的刻划,大街是巡游的重头戏,牌坊是大街的标志物,可那时牌坊尚未恢复,也没有电脑设计,靠的几张老照片做参考,手绘一个牌坊往往需要花费通宵的时间和几十张草稿才能得到最佳的效果图。大街中还插入大量的商铺:美珍酒楼、瓷器铺、顺发绸缎庄、吉成菜馆、中药铺、庆祥银楼、中华书局、发记纸行、义成鞋店、顾绣庄、祥记百货、鞋帽店、米行、笔墨店、裱画店、玉器店、饼食店、美兰杂菜店和鼓乐社、水运上客站等。而中药店竟描写上了坐堂先生。凤凰洲上有一小群水牛在悠闲啃草……一幅市井生活图跃然画上。

潮彩技艺精湛,线条流畅传神。瓷版壁画的绘画和烧制者,包括了国家级大师在内的潮彩行业的佼佼者,在制作这幅瓷版壁画时,虽然多个画师的风格不一、手法各异,但大家通力协作,选择中国画的神韵和意味,既符合人们传统的审美习惯和审美趣味,也让观览者有“亲和感”。画师们利用瓷版能表现中国画法的优点,用意笔和工笔相结合的多种技法,手法娴熟,线条流畅,色彩配搭合理,使人物描绘逼真传神,市井、建筑物等如临其景,而韩江及江滨则用大写意的方法,把韩江的大气给刻画出来。整个画面繁简有度,粗细合理,使这幅瓷版画达到了艺术和内容的统一。

鉴赏瓷版画时应“六看”:一看瓷版是否平整,二看瓷版表面是否光洁,三看瓷版是否完整,四看瓷版画面是否整洁,五看瓷版画意是否精美,六看瓷版画烧制工艺是否到位。按照这个原则,笔者认为该瓷版壁画虽不能说臻于至美至善,但已达到色泽统一、画面连贯、整体观感舒适的效果,是一幅瓷版壁画的精品。

壁画

全庙共有壁画5幅,以正殿銮座后壁的“祺帐”(民间语讹为“旗帐”)所绘《龙教子》图最为出色。该图采用水墨画的手法,笔法自然流畅,将中国画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该画突现的主题是“飞黄腾达”。正殿左右则为福禄图,西从厝巷、龙虎井的后壁则绘有“八仙图”、“竹林七贤”,寄寓“超凡”“脱俗”的道家思想。

漆画

漆画主要分布在古庙的梁载、瓜坯、门扇等部位,起到保护木质材料、美饰素坯、烘托造像等作用。

正殿大门为两幅漆画门神:尉迟敬德和秦叔宝。

大梁的漆画题材为青龙、凤或龙凤呈祥,其中正殿栋梁的龙漆画最为精美。前殿大梁则画上“凤凰朝牡丹”,与正殿栋梁的龙遥相呼应。

漆画的另一特点是题材广泛,最为特别的是,拜亭的潮州八景图、八景诗,把潮州的景致浓缩于主体拜亭之中,起到了重视和宣传潮州传统文化的作用。

 



 

您是本文第位读者

关于我们 - 隐私条款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潮人邮箱 - 潮人百科 - 电子杂志订阅 - 捐助我们 - 投稿推荐